感觸-讀「台大中文系畢業生不認識的台大中文系教授」

這兩工是《台灣語文學會》30年慶祝+青年學者學術研討會,查論文時讀著這篇2005紀念文「台大中文系畢業生不認識的台大中文系教授」,真有感觸,想著阮系有學生講愛「ㄊㄞㄨㄣ」無愛台灣語文,最後轉去中文系--ê,不知伊以後咁有法了解,少年人--mah。

『...學生都升任教授了,還要老師委屈於副教授,研究費不給,不讓他教授他的專長,不讓他在中文系的刊物上發表研究論文,只為家父研究的是有關母語(台灣閩南語),就要受那麼嚴重的迫害侮辱嗎?當時也有很多來自中國的學者,很尊重家父,如:傅斯年、齊鐵恨、方豪、魏建功、朱兆祥、婁子匡、朱介凡、董同龢等學者...

傅斯年曾說過,教授可有兩類,一類是教書匠型教授,善於課堂上的講課,另一類是精於指導研究的研究型教授,當然也有兩者兼具者。很可惜,傅校長只主掌台大兩年就去世,之後,幾十年,不再有第二位傅校長。他老人家常常自嘲說,他教國語賺生活費,以維持母語(台灣閩南語)的研究,他的台語研究是在這樣環境下,維持六十年的,當初父親的一位同事,曾告訴家父說,你不懂奉承巴結之道,但家父卻淡然處之,不以為意,以當時中國人的習俗,是有其道理...

他是日治時代,台大的前身台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,專攻東洋文學(中國文學)的第三屆畢業生,於一九三三年自台北帝大畢業後至一九七三年自台大退休,除了中間五年多,到日本京都東方文化研究所(現在:京都帝大人文科學研究所)任職外,一直都在日治時代的台北帝大和終戰後的台大的中文系任職...在中國國民黨,接收台灣初期的混亂期,還有一陣子的利用價值後,不但沒有給他帶來幸運,再加上他善良、單純、不問世俗、與世無爭、不忮不求、只為學問而學問的個性,反而,讓他在惡夢裡,過活了六十年的苦日子,讓他只靠菲薄的薪水,一邊養活一家,一邊研究當時受迫害的母語。

雖然,他一生的最後幾年,有了沒預期到的收入,但他本人卻不知道這些可觀的收入,是他的研究成果所帶來,和出售數批,三百年前他的祖先留下的祭祀公業土地所分到的款項。他一生對於錢財,毫無觀念,從來不曾親自處理過錢財,一直到往生,他還以為自己跟以往一樣一貧如洗。也許是親身經驗使然吧,他依順家母,一位平凡的家庭主婦的期望,要我學醫學,在當時一般的認知上,是能生財過好日子的一門學問,卻沒有料想到,我體內承繼了他的基因,學了醫學卻對金錢財富,跟他一樣毫無眷戀...』

台大中文系畢業生不認識的台大中文系教授
http://olddoc.tmu.edu.tw/chiaushin/forgotten.htm

------

這網站啞真有時代見證,我簡單看是保留2000年到2010年代 ê 台文時事資料,另外有強調世界各族語俳句(はいく)創作 ê 文學性,才真正了解這是一種古典詩體,世界上短--ê 詩體,18音。

另外 kah 這改研討會三篇我有趣味 ê 論文演講內容

戰後日本的臺語言敎學進展佮展望

菲律賓「八連」在哪裡?以咱人字的路牌和招牌做探討

Nn̄g Thò Tâi-gí Tiám-jī Hē-thóng ê Pí-kàu

*台灣語文學會成立三十周年慶祝會議議程表

3 Lik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