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一寡佇南投名間聽著个台語

頂擺轉名間,有聽著一寡較特殊个台語講法,
有个是別所在較少咧講个,有个連教育部詞典攏無收。

下爿寫个,無一定遐个人攏按呢講,但是攏是我有聽著个。

名間這个地名,在地人講湳仔(lám-á),塗跤湳湳个意思,

省講sénn,兩,有聽過nōo,言念gân,啥人講tsiâ,

真濟別个腔念个iong、iok字,佇遮念iang、iak,像約就念iak,
念iang佮iak韻母个字,是照韻書个。

嘛有袂少om、op韻母,
像tsa̍p-tsa̍p-叫 講tso̍p-tso̍p-叫、
欱(hap)講hop、
籠仔(lam-á)講lom-á、
𨂾(làm)講lòm等等。

南投大部分漢人是幾百年前對漳州移民來个,
頂懸遐个大部分攏是漳州腔个特色。

因為名間是我認同个故鄉(hiang),
我學台語時,會刁工學遮个腔。

遮个可能較罕得聽著个講法,佇遮佮逐家分享(hiáng)。

4 Likes

Kám sī Làm-á?

henn,我寫毋著啊XD

華語个「蚯蚓、蝌蚪、蝙蝠、壁虎、胳肢窩」佇台語內底有誠濟款个講法,
所以我只斗特別去問遮个詞佇阮兜按怎講。

「蚯蚓」是「杜蚓」tōo-kún,阮阿公講个時無講「仔」。
「蝌蚪」是「肚胿仔」tōo-kuai-á。
「壁虎」是「蟮尪仔」sîn-âng-á。
「胳肢窩」是「胳胴跤」kueh-lang-kha。
前三項攏佮教育部辭典寫个「台中偏漳腔」無仝。

阮阿公閣共我講,是按怎「壁虎」叫sîn-âng-á,是因為鄭國姓(tēnn-kok-sìng)咧拍台灣个時,半暝荷蘭人卜共伊拍,是sîn-âng-á大聲叫共伊警告个,後來因為只種動物看起來成「神」个「尪仔」,所以叫亻因「神尪仔」。毋過,佮鄭成功有關个詞源傳說,我攏無啥相信。

「蝙蝠」,我問阮阿公台語講法,伊講是「蝙蝠」pián-hok,我閣問是毋是閣號做夜婆,伊講夜婆號做密婆,蝙蝠佮密婆無仝,毋過是佗位無仝,許陣我無繼續問。
隔日拄著厝邊講著只項代誌,伊講:「台語講个蝙蝠應該是講一款蝶仔,足大!比手較大!」「是毋是『鳳蝶』?」「有可能。」伊閣講著「蝙蝠(華語)」个台語講法,對話過程中,「夜婆」、「密婆」、「日婆」三種講法攏有講著,毋過我感覺在地人上捷講个是密婆,日婆排第二。

閣來,有一寡別位个台語詞是阮阿公聽無个。阮阿公捌離鄉讀冊,工作經驗閣濟,眼界真闊,伊若無聽過,應該佇伊个生活環境內,遮个講法真少出現。

我講蟲豸(thâng-thuā)佮娘仔觳仔(niû-á-khok-á),伊聽無。對後者,了解意思後,伊講遮个人攏講娘仔包(niû-á-pau)。

2 Likes

嫁唸文言音kà,意思是「共啥乜物件當做嫁妝」。

pháng,意思是「共田塗掘予鬆」。

chhiang-á,是一款農具,是一枝用來插塗予鬆、撬石頭个鐵枝。
我本來想即个詞佮chhiam意思有合,是毋是應該唸chhiam?
但是當地人講个應該是「chhiang」,尤其是佇後壁佮「仔」連音个時陣。

手紗,紗唸文音sa亦是白音se攏有咧講,是工地手套个意思。

即四个講法佇佗一本詞典攏揣袂著。

露唸lò͘,佮別位講lō͘ 無仝。

閣有一寡非常罕見个白話音:

中白話音teng,假若是只要是口語內个「中」,攏會使唸即个白話音。
共kēng,佇「共產黨」即个詞有按呢唸。
隆lêng,佇「乾隆」即个詞有聽著。
茸jêng,佇「鹿茸」即个詞按呢唸。

毋知有人嘛有聽過遮个講法,亦是家己、家己厝內就是按呢講个無?